三代人跨世纪的影像情怀-福建永定西陂天后宫

西陂天后宫——三代人,跨世纪的影像情怀

西陂天后宫位于客家土楼之乡——福建省永定区高陂镇境内,始建于明嘉靖二十一年(1542年),清康熙元年(1662年)落成,其造型奇特,规模结构及其艺术成就为国内外所罕见,是当今国内现存唯一的一座明代宫殿式7层“文塔”, 2006年被评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。

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起,我的家族便开始用相机记录西陂天后宫的身影。1955年,热爱摄影的祖父告别了远在南宁经商的亲人,带着一整套贵重的照相设备,在老家的镇上开起了唯一的照相馆,从此我们家便与摄影结下了不解之缘。照相馆从祖父开始,传到了大伯和父亲这一辈,留下了一些珍贵的影像,本人有幸从中整理收集了他们拍摄的有关天后宫的照片,结合本人近年来的拍摄,通过对比展示了西陂天后宫影像的魅力。

西陂天后宫——三代人,跨世纪的影像情怀

(以上两张照片为1966年祖父拍摄的西陂小学毕业师生合影)

在那个物质生活极其贫乏的年代,照相成本都很高,但是爱美的人们在重大的日子里,总会邀请祖父他们扛着重重的相机来拍摄集体照或少量的单人照,西陂天后宫自然成为了摄影师最佳的选景。如今正是这些照片,在轻轻的咔嚓声留住瞬间,让现在的我们仿佛能够穿越时空一般,体会到那些表情,那些纯真,那些苦乐,回到那个时代。

客家人都非常注重家族和家庭观念,通常是以家族聚居,同一土楼里住的即为同祖同根。文革发生后,在南宁经商的一些亲人们被“下放”回老家,共同参加生产运动,那个时候父亲才十来岁,在祖父及长辈的组织下,老家亲人每年都会以天后宫为背景,拍一些家庭集体照留念,一直持续到70年代中后期下放的亲人们回到南宁。

西陂天后宫——三代人,跨世纪的影像情怀

(1970年1月亲人们在天后宫正门边的土路上合影)

西陂天后宫——三代人,跨世纪的影像情怀

(1970年春节父亲与兄弟姐妹合影)

(1970年初夏父亲一辈在天后宫的南面河边合影)

西陂天后宫——三代人,跨世纪的影像情怀

(1971年5月,下放回乡的亲人与老家亲人合影)

西陂天后宫——三代人,跨世纪的影像情怀

(1972年5月父辈们在天后宫后方田边合影)

西陂天后宫——三代人,跨世纪的影像情怀

(1977年大伯在天后宫附近的水渠边留影)

随着时光流逝,照相馆里的相机也逐步更新和增加,影像也慢慢地从黑白到彩色转变,拍个人照片的人越来越多,人们再也不需要通过赚工分来换取照片。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,天后宫门口总会聚集一群群人们合影,大伯和父亲依旧被经常邀请过来拍照。到了九十年代已经有不少家庭开始拥有了自己的傻瓜机,照相变得好像容易起来了,集体照不再是乡亲们唯一的选择,越来越多的个人照和风景照成为了相册里的亮点。

也许是耳濡目染,从小在照相馆长大的我也深深迷恋起摄影和古建筑,1999年进入大学后便节约着攒起了自己第一台胶片机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开始不断记录身边的生活和事。近几年,随着数码器材的普及,我每次回到老家,便会随同父亲带着各种摄影装备到天后宫拍摄。

西陂天后宫——三代人,跨世纪的影像情怀

(2000年春节我与兄弟们合影)

西陂天后宫——三代人,跨世纪的影像情怀

(2001年天后宫南面特写)

西陂天后宫——三代人,跨世纪的影像情怀

(2012年天后宫金秋风光)

西陂天后宫——三代人,跨世纪的影像情怀

(2014年春节拍摄于当年大伯拍照的树下)

西陂天后宫——三代人,跨世纪的影像情怀

(2015年除夕之夜的天后宫)

西陂天后宫——三代人,跨世纪的影像情怀

(2016年元宵节祭神的天后宫)

西陂天后宫——三代人,跨世纪的影像情怀

(2016年元宵节天后宫的狂欢之夜)

 

西陂天后宫——三代人,跨世纪的影像情怀

(2016年航拍下的天后宫风光)

西陂天后宫——三代人,跨世纪的影像情怀

(2016年航拍天后宫一角)

西陂天后宫——三代人,跨世纪的影像情怀

(2016年天后宫旁边插秧的村民)

西陂天后宫——三代人,跨世纪的影像情怀

(2016年水田倒影中的天后宫)

西陂天后宫——三代人,跨世纪的影像情怀

(2016年夏天天后宫旁边戏水的孩子们)

摄影不仅仅是记录历史,而且也是凝聚亲情的纽带。2015年秋天,昔日“下放”回老家的亲人带着他们的后代回来省亲了,近半个世纪未谋面的亲人相拥而泣,看着旧照片里当年穿着开裆裤的小毛头如今己当上了爷爷,当年美丽的姑娘如今白发两鬓,纷纷感叹时光飞逝、岁月如梭。当大家再次回到西陂天后宫故地重游时,往事仿佛就在昨天,深感珍惜当下幸福生活。

西陂天后宫——三代人,跨世纪的影像情怀

(2015年阔别近半个世纪的亲人回乡省亲)   

西陂天后宫——三代人,跨世纪的影像情怀

(2015年回乡省亲的亲人故地重游)

跨世纪的西陂天后宫影像,从黑白到彩色,从胶片到数码,从人像集体照到人文风光综合,一张张照片记录了西陂天后宫近半世纪的历史变迁,凝聚了三代摄影人的情怀,也凝聚了客家亲人们浓浓的恋乡之情。我将继续用我的镜头,如我祖辈父辈一般,充分利用各种摄影、摄像设备,用心记录西陂天后宫,同时也会告诉我的孩子,当举起相机的时候,我们就是一个具有历史责任感的摄影师。

很多人都会经常思考摄影的本质是什么,而我认为摄影通过截取动态的瞬间,“凝固片刻,以成永恒”地记录人类文化生活的每一个时代,其景其情令人省思。不论科技如何发展,摄影的本质却始终无法改变,我们应当充分利用各种摄影、摄像器材,以遵循摄影本体语言为基础,用影像记录历史,让历史折射未来。


作者简介: 西陂天后宫——三代人,跨世纪的影像情怀

陈永诚  永定区高陂镇上洋村人,国家高级摄影师,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、福建省民俗摄影协会理事、闽西日报(闽西新闻网)签约摄影师、今日头条签约摄影师。现就职于厦门银行龙岩分行,近年来数百张作品获得国内外摄影比赛各类奖项,作品多次刊登在中国摄影报、大众摄影、照相机、闽西日报、福建金融、福建论坛、海峡风、时代列车等报刊杂志。

始发于微信公众号: 岩城记  作者陈永诚

点击量:1091

About wsem

福州SEO张开辉网络营销工作室的创建人张开辉,是全国首批实践融媒体网络营销WSEO的实践者。WSEO可解释为:We SEO,Wechat SEO,Weibo SEO,Win SEO,Website Media SEO等,是最新型的网络营销或网站营销,原理是让网站成为优质内容源或新闻源,同时通过新技术让网站与各大媒体互通互联或同步发布,大大增加网络上的曝光量,从而促进关键字的排名而获得更多潜在顾客的流量及点击,从而在线上促进品牌推广或产品销售;可结合线下推广,效果更好! WSEO的缺点:早期或前期投入成本高(主要是网站与各大媒体的新技术运用,特别是接口开发、调试、安全维护、同步发布;同时原创内容与文章需要花不少银子!),前期资金投入约2万元。

View all posts by wsem →

One Comment on “三代人跨世纪的影像情怀-福建永定西陂天后宫”

发表评论